Argue 19.March.2017

只是因为一个一次性饭盒
好像很没有道理
她说她身边几乎所有人
都在循环利用
我接受不了
她说不要试图告诉她
什么是对的
什么是错的
她比我老
她什么都知道
而我一无所知
否则她会生气
我说这会让我很难受
她脸色陡然惊变
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抹布
把我赶回了房间
窗外的阳光很刺眼
窗帘裂开一道口
阳光砍在地上
破开了对与错
什么都没法做
坏了一天的好心情

我欲出逃
被堵截在唯一的出口
坐下
我们好好谈一谈
严肃的口吻
让我感觉有如万箭齐发
眼泪是失落的魂灵
在四处流浪
我是兔子的族人
双眼通红像个恶魔
抽泣哽咽无力辩解
我抬手
捂嘴
把要发出的声
堵截

You are a naughty boy
我默许

Sorry.
I want to go to the toilet...

2017-03-19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Salsa

企鹅吃喝指南:

发布了长文章:《为什么喜欢手冲咖啡的人越来越多? 》

2017-03-10

死白 27.Feb.2017

没有任何细节
单调到恐怖
死白
把画纸揉皱撕成一条
白衬衣黑袖子是墨水罐的功绩
被风扬上天际的蒲公英不见了踪影
相机被抄起
对着死白一通乱拍
没有任何细节
单调到恐怖
死白

窗户很脏
看出去一片嘈杂
如蚁的行人在苟延残喘
如果有很高很高的楼
我在云里看世界
没有任何细节
单调到恐怖
死白

不敢于妄想天际
烧灼到我的脑袋
成为死白
思绪断片
动作零散
如修车厂地上的零部件
不是死白
如果有什么讲究
讲究没有细节的死白
单调到恐怖
直到终章都是死白

2017-03-05

感冒 3.Mar.2017

然后就是两片药片下肚

耳朵里是毫无规律的歌单循环

绿色糖衣的药片

有点涩

喉咙在焦灼

有人要我吃冰淇淋

理由怪异

可以冰镇疼痛

我很难受

很难拒绝

天呐

你还给我肯德基

这是你给我的惊喜

明明我已经跟你说过我感冒

感冒了

你知道什么意思吗

吃点炸鸡块没有问题

炸鸡是健康的

每种食品你都要吃点

每种营养你都要摄取

这是什么理论

我花费了三十块钱

想给你带来惊喜

结果你说你不吃

对我是不吃

因为我知道

那会加重我的病情

我要怎么跟你解释

我在你面前

无辜委屈

你不会那么想

你不懂

什么食物是温和的

什么食物是

2017-03-03

《波义玛》17.Feb.2017

十分奇怪名字

奇怪论调

波义玛

扭曲的灵魂

没有归宿

是金

摸不着调

花丛中的惊现

毫无具象

天马行空

是你古灵精怪的风格

你正百无聊赖我正美丽

波义玛

互相找不到话题

那就天马行空吧

波义玛

我的这句没有回音

却听见你的声音从夹缝中冒出

在哪里

我的波义玛

我们要交谈

不能没有音乐

音乐是生命的组成部分

对你尤为重要

一天一支速溶咖啡

已经成为宿命

我不是那么喜欢

却不讨厌

更何况

我去星巴克永远只点一种咖啡

植脂末在侵蚀你的大脑

咖啡因在牵制你的思想

波义玛

我幻想脑袋被蚕食殆尽

重击一下

如核桃壳般开裂

清脆的...

2017-02-17

失落 3.Oct.2016

我是羔羊群中的一只

裹挟在芸芸众生之中

时间像个牧羊人

挥舞着皮鞭

驱赶着我们日夜兼程

有时候赶得太急

鞭子雨点般洒落

力气很大

我不住地哀嚎

身上掉下了一撮毛

留下了一道鞭痕

那些往事不正如飘落的毛一样

跌落在记忆的土地中

再也找不到

我会想去收集

却只能马不停蹄

来不及驻足回望

任凭它们散落一地

掉了毛的地方终会长出新的毛

而遗忘的那些回忆

没有了再被忆起的时候

看似决绝的离开

实则满腹失落

2017-02-03

片段 15.Oct.2016

我进去的时候.

落日已堙没了形体.

圆月低衔.

不明媚.

不耀眼.

淡淡的母性的光辉.

月海浅浅.

清晰可见.

黛色的暮色四合.

托着那一轮月.

熙来攘往的行人.

疾疾的步履.

那样安静的月.

安静地注视这灯火辉煌

车水马龙的城市.


可惜了.

当我出来.

月小了.

高了.

亮了.

晃着我的眼.

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隐隐看到有几丝轻云.

绕着那月.

素纱需要腰带绾起.

我的睫毛.

点起了夜空中最亮的星.

2017-02-03

·久

愿意用非常非常的久
那就让它久一点吧
牵起的手
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
牵了多久
又放下冷却了多久
在街角等了你很久
吐出的云雾飘了多久
在你的肺里停留了多久
烟头亮了多久
暗了下去
保持了一天一包烟的习惯
有多久
一根烟能享受多久
一包呢
吸一口要多久
比爱你持久
比爱你持久
要把你忘记要多久
适应没有你的生活要多久

融入你的生活有多久
才多久
就退出了
留了多久
没有一首女明星的歌持久
你喜欢那个明星有多久
没听她的歌有多久
有没有
我没跟你说话的时间那么久
你情我愿的久
当成米饭吃掉
再煮一顿
并不需要太久

2017-02-02

盆栽

那里有一盆将死的盆栽. 有点遗憾. 园丁疏忽了. 真是粗心. 我心想. 藤影下的一点两点银影. 一个喷壶在低矮的绿灌木丛间歇息. 是倒伏下的希望吧.

空的. 这可怎的是好. 我在暗自着急. 为什么我那样紧张. 为什么我那样心急. 为什么我要做一个救世主. 提着喷壶的手在犹豫. 在拿起与放下中踟蹰. 算了吧. 对自己说. 就那样走了. 良心受不住谴责. 有那么留恋吗. 三步一回头. 在原...

2016-10-22

Sep.30.2016

都市有多喧闹.寒窗闭关.我不知道.得一间隙的喘息.旋即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马不停蹄.刻不容缓.曾几度使我感觉.天旋地转.从身旁疾行而过的路人.下一刻是否会消失不见.当我回头.他们已匿迹于钢筋混凝土之中.是否在哪一条缝隙朝我露出诡异的笑容.虚影们.等待我晕倒的那一刻.将我五花大绑.解上不知去往何地的囚车.

2016-10-06
1 / 2

© 、守一座空城 | Powered by LOFTER